您的位置:首页 > 分析研究
从四大变化看统计变革
西宁市统计局:http://xntjj.xining.gov.cn    来源:中国信息报    创建时间:2017/4/19 9:23:35    
   笔者从事统计工作已35年。这35年是国家全面推进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时期,我国社会经济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统计事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其中,作为一个亲历者和见证人,笔者感受最为深刻的是“四大转变”,这也是统计变革的重要部分。
  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改革开放前,我国采用的是前苏联所使用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也就是物质表平衡体系,只对农业、工业、建筑业、商业和运输业等五大物质生产部门进行核算。当时我国社会经济发展还很薄弱,统计体系还不健全,应该说这一核算体系与我国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相一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部门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原来的核算体系已不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必须进行改革。
  从1992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借鉴西方统计核算的经验,结合我国国情,探索建立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也就在此时,笔者从湖北省荆州市统计局农业科转到综合科,从事新国民经济核算工作。作为地市一级,主要是计算地区生产总值,在投入产出调查年份协助省局开展企业培训、以及一些企业上报的投入产出表审核工作。刚开始从事核算工作,基础资料缺乏,尤其是第三产业很多没有基础资料,推算的成分比较大。第一次经济普查之后,才有比较完整的二三产业资料。期间,全省对生产总值数据进行了两次大的调整,一次是按照财政收入占生产总值的比重进行调整,一次是根据第一次经济普查结果进行调整。
  不同时期,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和特点,选择不同的指标作为国家的发展目标和评价发展的依据。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评价考核指标开始使用工农业产值,后来又改为社会总产值和国民收入,现在广泛使用的是地区生产总值。用地区生产总值评价各地发展是一个比较好的指标,但也有它的局限性。为了全面评价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发展,开始使用综合评价指数,如湖北省开展的县域经济评价。评价指标的演变一方面反映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国经济社会管理水平和统计能力的提升。
  新调查体系
  新的调查体系包括两大支柱。一是建立了直属于国家的调查队系统。笔者参加工作的第一项任务是负责农村家计调查。家计调查汇总的工作量很大,比较辛苦,当时只能用算盘对每家每户农户账本上记的每一分钱进行分门别类的汇总。1982年国家在湖北33县市建立农调队,开展粮食产量调查,后来将家计调查并入农调队。最后国家将农调队、城调队和企调队整合成国家调查队,成为独立于地方、直属于国家的调查队。
  二是开展周期性普查。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国家只进行人口普查,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根据需要相继开展了基本单位普查和第三产业普查。国家对大型普查进行了改革,10年一个周期,逢0的年份开展人口普查,逢6的年份开展农业普查,逢3、8的年份开展经济普查。
  普查是摸清家底,了解国情国力、市情市力的最好手段。特别是第一次经济普查,运用普查结果对常规报表数据进行了全面调整。普查是一个社会化的系统工程,需要动员方方面面的力量,需要社会、企业和个人的支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取得企业和个人的配合很重要,单靠统计局是不可能完成的,必须政府主导,社会参与,还要辅之以市场的力量。
  现代化统计手段
  笔者刚参加工作时,数据汇总使用的是算盘,后来使用的是计算器,但计算器的功能也很少,只有加、减、乘、除。印资料也很费事。笔者第一次印资料用的是手推的油印机,先在蜡纸上刻好字和统计数据,再把刻好的蜡纸装在油印机上,印前还要在旁边调好油墨,然后用滚筒推几下印一张,如果技术掌握不好,不仅资料印不好,身上还会沾满油墨,后来机关有了打字员。现在打印资料已经很方便了,办公也实现了无纸化。
  人口普查工作有一个环节,即数据录入汇总,最能体现统计手段现代化的变化过程。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录入是在武汉集中录入,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处理采用的是光电录入系统,大大节约了人力物力和财力,缩短了工作时间。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采用的是PDA,调查员直接将数据上传到国家。
  新统计服务方式
  改革开放前,统计部门是保密单位,统计工作单纯为国家计划服务,统计资料数据都是保密的,除了印送给党政机关和领导,就是锁在统计部门的保险柜里,老百姓对统计基本不了解,更谈不上使用统计资料和统计数据。1984年全国统计工作会议提出,统计服务方向由封闭式向开放式转变,由单纯为上级服务转向为全社会服务,我国的统计不断走向开放透明。
  笔者刚参加工作时,国家统计局非常重视统计培训工作,在中央电视台举办了为期一年的统计学原理讲座,各地统计局也非常重视统计分析研究,采取一系列激励措施,鼓励统计人员开展统计分析。在统计工作中也十分重视统计资料的整理和向社会提供编印成册的统计资料。统计数据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矿,等待我们去挖掘、去开发、去利用。在大数据时代,统计数据更是一种战略资源。